温馨提示: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、订阅或其他问题,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。客服QQ。

第九十章、夜袭

作者:博凌|发布时间:2019-09-22 22:59|字数:2200

  所有人停下手上动作,望着风许。

  不是还没到望吗?小晚用目光寻找着窗外的月亮。

  “大家与我一起上城墙。按计划行事,不得有误!”风许吩咐道。

  “大哥,我与你同去。”风顺挣脱兵士的束缚,“助你一臂之力。”

  “待我先查看敌情。”

  “大哥!这种时候我们有三头六臂都不嫌多。让我与你同阵杀敌,回来任你责罚。”

  他殷切的目光中全是渴望。

  “将顺将军兵器还他。”风许说完,指着小晚,“将此人单独关押,没有我的命令,不许探视。”

  “谢谢大哥!”风顺接了兵器,追了上去。

  “小顺,小心呀!”小晚对着他的背影喊道。

  他转过身,对她点点头。

  虽然有火把,夜色中小晚还是没能看清他的表情。

  喊杀声持续了一夜,至天亮方息。

  白天监牢里宁静的可怕,直到下午,才有人来给小晚和隔壁的女犯们送饭。

  来人身上的衣衫满是尘土和血污,面带疲惫,看得出刚经历过大战。

  小晚追问战况,来人说夜半时分,城墙上燃起烽火,吹起号角,城墙外全是蔑儿乞人。他们一边佯装攻城,一边从地道处潜入城内。一时间城里到处是他们的人,他们一进来到处砍杀,还放火烧房子。正在这时,风将军杀到了。他命令兵士守紧城门。涌入城内的蔑儿乞人突然发现,从房子里涌出无数的兵士砍杀他们。他们发觉不对,想从地道退出城外,才发现进入时畅通无阻的地道此刻早被堵死,所有潜入城中的人都成了瓮中之鳖。

  来人说,蔑儿乞人以为可以靠地道偷袭,没料到将军早已摆好布袋阵,等他们来钻。这下损兵折将。

  “顺将军还好吗?”

  来人说没瞧见顺将军,战场尚未清理完毕。

  小晚拜托下打探下消息,来人应允着出去了。

  小晚对着窗外双手合十。老天爷,你可一定要保佑小顺平安呀!她默默祈祷着。

  一天过去了,两天过去了,三天……也过去了。来送饭的人提到顺将军,总是支支吾吾。

  小晚越想越不对劲,等这天送饭的人再来,她冷不丁问:

  “顺将军伤势好些了吗?”

  “好些了。”来人答。

  他真的受伤了!小晚心咯噔一下。来人发觉失言,扔下吃的就要跑。小晚一把扯住他的衣襟。

  “求求你,告诉我顺将军伤势如何?要不要紧?受伤了要赶紧消毒,不能感染。我这里有可以救命的药,治疗感染有奇效。千万不能耽误呀!”

  来人扯出衣襟,慌张跑了。

  徐副将站在监牢的栏杆外。

  “你怎么在这里?”小晚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  “将军让我来拿药。”

  “不见到小顺,谁也别想知道药在哪儿。就算你们找到药,你们也不会用。这种药有些人过敏……就是用了不仅不能救命,反而会中毒甚至身亡。只要让我见他,我立刻拿药出来。”

  “风将军不许……你靠近顺将军。”他没说风许如何震怒,如何咒骂她,斟酌下词句,“他觉得顺将军受伤……都是……拜你所赐。”

  “……只要让我见他,他怎么骂我……都无所谓。”她垂下眼帘说。

  虽然已经足够坚强,侮辱到来时她还是受了伤。为了救小顺,一切都不重要。

  “如果怕我传染瘟疫……我可以远远地……远远地看一眼。”她趴在栏杆上乞求,语调有点哽咽,“求求你,帮我求下将军。让我看一眼,一眼就行了。”

  她不顾一切地恳求着。徐副将难过地离开了。

  风许大发雷霆。一切都是那个贱女人的错。现在她不拿药出来,反而以此要挟,她还想做什么?还想害小顺吗?

  徐副将默默立在一旁,等他发完脾气,坐在书案前抱着头时,轻轻说了句。

  “将军,给顺将军治病要紧呀。”

  半晌,风许摆了摆手。

  徐副将喜出望外。

  小晚被连夜带到风顺的房外,她只能站在门外远远望小顺一眼。

  屋里只有一盏灯,半个屋子沉入黑暗之中。

  风顺静静地躺在床上,盖着薄被,仿佛睡着了。他年少的面庞在灯下那么沉静,依旧带着未脱的稚气。灯影下小晚分辨不出他的表情,甚至连痛苦都寻不着。

  如果是裹着白布,大呼小叫,甚至断胳膊短腿,她都有心理准备。可是现在这样静静地躺着……

  “顺将军究竟伤在哪里?你跟我说实话。”她问徐副将。

  “不是受伤,是瘟疫。”徐副将转开脸,“打完仗后,他还守着打扫战场,等大家打扫完,他从马上跌了下来。大家上前搀扶,才发现他的腿……已经肿了。之前他被关押起来的时候,已经暴饮暴食,然后水米不进。大家只以为他着急……”

  原来那天晚上他来救自己的时候,其实已经染病了。他不顾小晚的告诫,忍着病痛,冲到监牢,只因为他放心不下。

  小顺,你怎么这么傻!

  小晚身体一软,靠在门板上。眼眶里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,像决堤的河水一样奔涌而出。

  “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,孟姑娘,快拿药出来救顺将军。”徐副将提醒到。

  现在要打起精神!一定要救小顺!小晚快速用袖子擦干眼泪,她抽了自己的脸一下。

  “你背过身去。”她说。等徐副将转过身,她快速地脱下外袍,

  徐副将尴尬地听着脱衣服,撕开衣服衬里的声音。

  小晚利索地穿好衣服,将从肚兜衬里的取出的青霉素药片放在徐副将手里。

  白色的药片,一共三片,带着塑胶外壳,完好无损,尚余体温。

  幸好夜色掩盖了徐副将绯红的脸颊。

  “先刮点粉末下来,沾点水抹到他手腕和耳朵背后,等一炷香的功夫,如果起了红疹,这药就绝对不能用。”她教徐副将剥开一片药的铝箔包装。

  徐副将立即捧着药,冲进屋里。屋里服侍的人开始忙活起来。

  寒风吹乱了站在门外的她的头发,她浑然不觉寒冷。

  她背对着门,双手合十祈祷。

  老天爷,求求你,千万千万别让小顺青霉素过敏呀!

  “没有起红疹!”徐副将高兴地告诉小晚。

  老天爷,谢谢你!小晚睁开一直闭着祈祷的眼睛。

  “那就是不过敏。快,快,快,马上把一片分成三份……不,小顺发病应该快一个星期了,恐怕要加点药量,一片分成两份,今晚一次,明天一次,用温水送服。”

  徐副将和众人迅速忙活起来。

  药很快服下,小晚开始了漫长而焦急的等待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微信公众号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