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馨提示:如在阅读过程中遇到充值、订阅或其他问题,请联系网站客服帮助您解决。客服QQ。

第二百三十一章 只有彼此

作者:鹿苏苏|发布时间:2019-09-07 00:54|字数:1025

  “这个自是一定要成全的!”提及月夜纵使他准备充分还是慌了。

  闻言,月夜扯了下他的宽袖,觉得他冒冒失失的只会惹师父讨厌。

  “那就好好准备自己的事吧!别的无须干涉!”南执浼微转身子要走,目光扫过过流云,一瞬间都未停留。他失落的垂下了头。

  就在这时,蓬莱阁多了位特殊之客。

  时隔多年,站在这座殿宇前,文峰仿若还能看到过往相偎相依的种种,也是因为这些带有着不可磨灭的自责。

  “方丈,弟子告退。”

  听到有人来,宇文枂是第一个扭头看的,“方丈。”本就是他准备,可看到后眼里也有震惊,那个直视前方背影的目光,不仅不同于往日的平静,还有着不该属于他的俗世留恋。

  情难自控?情可自禁。

  “两位师兄,好久不见。”

  南执浼回头,文峰正在屈膝下跪,他朝的不是任何人,而是眼前的殿宇,在三兄弟的默契里,那就是师父。

  “弟子前来认罪!”

  过流云偷瞄的只是南执浼,这个世上总会有一个特殊的存在会将一个人改变。

  “弟子私交魔道,至师兄重伤,师兄弟失和,却懦弱无能逃避多日,今日弟子特来领罚,请师父,师兄处置。”说完他便看向了过流云,接着起身朝他走过去。

  在极其靠近之时才被过流云发现,对视的眼神倒不像是请罪,而是讨债。

  “师兄也回来了。”文峰微笑招呼。

  “你没资格过问。”过流云还是仇人的态度相对,始终放不下他的身份比自己与师兄亲近的现实。

  “师兄误会了,我是来道别的,我要去云游赎罪了。历尽磨难,方解我心中愧疚。”

  任何人没有拦住他,宇文枂只是让他来解释的,没想到会这样。南执浼也没出言挽留,他十分懂得自己的弟弟,要说打击,论起他为何不入蓬莱,应该就是这棵花树了。

  气氛瞬间沉寂,每个人心中都有各自的感受,若说相同,应该就是那多多少少的不舍。可无奈,所有选择都是自己的事情。

  “云,今后你就去二层宫殿带新弟子吧。”南执浼突然开口,过流云一脸震惊的望着他离去的侧脸,意思就是他能留下了!被师兄亲自留的!

  “浼师兄!”反应过来的过流云快快跑近扯住了他的衣袖。

  远处的侧影里,南执浼微微扭头,唇角微扬,是在笑着。

  好情绪总是有很大的感染力,宇文枂开心的揽住月夜的肩膀,说:“宝儿觉得这个聘礼如何?”

  月夜抬头,为师父开心的笑还保持着,“算你过关啦。”

  “那请问岳逸怀公子,可否同为夫回宫了?”

  “我放不下我师父。”

  “过师叔会讨厌你的。”宇文枂宠溺的捏了下他的脸,月夜白眼道:“那还有师兄呢?”

  “他有岚儿。”

  月夜轻笑,他可不傻,早早看出了苗头。

  “还有这蓬莱弟子啊!”

  “不!”宇文枂将他拉到了身前,面对面,“以后,你只有我了,我也只有你。”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微信公众号二维码